July的七月并不安宁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日常碎碎念/星尘厨

好像进入了一个死循环,做什么都没有力气,画画也很久不画了,不想说话,成绩也滑倒后边了,感觉自己好辣鸡超沮丧……
偷偷的发点牢骚……

ε-(•́ω•̀๑)

这种事情啊,唉……

燕知白:

非常有名的商业画师A为了画出商业巨作,直接套用了画师B的构图和画师C的色彩。A比B和C都有钱,名利双收,BC虽然发现了被抄但是也拿A没办法。
这张巨作已经带来了巨大的利润,A不可能撤了它,所以跟BC沟通购买他们的构图和色彩的版权。BC再怎么憋屈,也改变不了被抄而且抄袭作比他们原作品都有名的事实,只能认命。
A是第五人格,B是黎明杀机,C是鬼妈妈。
A厉害到让BC无力改变既成事实,路人也说不了什么,更管不了你玩什么游戏。
唯独一点,不要跟BC的粉说A多么多么好。
作为黎明杀机玩家,你跟我安利第五人格,我就拉黑你。

关于那些可笑的女权的故事

+:

我好像从很久以前就不肯接受现在中国社会普遍盛行的男女地位,那种奇怪的不平衡感我自己都不知道算什么。我爸那边是个相当传统的家庭,我有两个弟弟,一堂一亲。就像基本所有家庭里的规律一样我作为老大有着最好的成绩我亲弟作为最小的有着最好的人际能力。至于我弟压根为什么会出生我想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是个女的。爷爷很喜欢跟我说我以后要怎样怎样照看我的弟弟们,以及他多么多么希望四世同堂。我呵呵呵呵地不知道怎么回答,靠如果他们不学无术的话关我什么事,而如果他们自己努力的话用我做什么,至于结婚我只能说再议再议哈哈哈哈,省略掉我内心咆哮的我他妈是要读书到30岁的不婚主义。我爸很喜欢告诉我女孩子家要端庄,我猜他是受不了我和男生勾肩搭背嬉皮笑脸?他还喜欢吐槽中国现在是性别歧视男性,他说话的同时坐在沙发上玩儿手机我妈在厨房里。我还曾回校时被初中班主任教导过女孩子要以家庭为重不要有太大的事业心,要专心结婚生子,而真正上初中的时候我是她天不怕地不怕的第一。


 


对,就是那种微妙的不平衡感。从小到大,学校里出色的很大一部分都是女生,也许跟教育体制的本身设定有些关系但毕竟出色,然后从高中开始就被灌输了“男孩子会崛起女孩子会跟不上”的鬼思想。一边出现了一大堆“妻管严”,另一边还会有丈夫既一个人担不起家庭外部责任又把内部“理所应当”地推给了妻子。还有那个狗屁“女文男理”论,我一个文科女可能没有什么说服力,但我选文纯粹因为不喜欢理科,学理科没动力。硬要学的话,初中物理数学什么的也都是差几分满分的水平。所以我也不知道现在中国是个什么情况,好像摇着女权的旗子,但只是摇摇旗子。


 


写这个东西的trigger是我的一个初中男同学po了一篇文章,批判中国式女权的,“现在的女人有个特点就是人生观的取舍带有非常浓重的功利色彩,既封建又现代,既大男人主义又女权主义”。这句子一出来我的火气就上来了,一个什么都没弄清楚的男的上来对着全体女性指指点点,果断给我fuck off。


 


女权是什么,可能没有个真正精准的答案。70年代女权也闹得沸沸扬扬,她们自己却也在互相吵。 我也用了几年的时间才逐渐清晰了自己的对女权的理解,也许以后还会变吧,现在写出来的仅代表现在。 我曾经是个大女子主义者,现在长大点不是了,是个平等主义者,我完全不认为哪个性别优于另一个。我是相信性别差异的,这不是优劣好坏之分,就是单纯生理和心理的普遍性差异。 女权主义者搬家可能还是搬不动家具。 但是比起差异我更相信个人选择,而不是什么社会导向,所以选择做“贤妻”的不一定就不是女权主义者,同样,选择当投行女的不一定是。先说“贤妻”吧,她“贤”是因为她爱她的家庭,她的选择里家庭是她的首位,而不是因为她是个女的就应该这样。至于“投行女”,她若因为30没结婚自称剩女甘愿到处抱着结婚生子的心搭上自己的一切的话,这个貌似很女权的职业也就真的没什么。


 


女权主义者是最爱自己的性别的,而不是个代名词,不是干巴巴的老女人,不是不知风情的工作狂人,不是动辄裸奔公然烧bra的激进分子,不是短发裤子拼命要活成男人。我捍卫女权并不耽误我爱romance和subtlety,不耽误我喜欢收集香水唇膏高跟鞋,我照样给我喜欢的男生写诗,而不是跳上他的床。女权不是示弱也不是逞强。我相信的女权不是因为“女人是弱势群体”所以求保护的。有色人种,LGBT,各种“弱势群体”的权利奋战中,最让他们伤心的,有时甚至不是赤裸的“歧视”,而是那种出自“高一等”的“怜悯”。我们是为了让世界明白我们是相同的。至于为什么叫女权,要我说就是因为历史上那可笑的男权至上导致女性根本没权吧。女权也不是讨厌男人,这并不是个多么疯狂的名词。“你如果相信性别平等,那你就是个女权主义者。”Emma Watson如是说。我们不是要特权,我们只是在纠正错误,拿回本该就属于我们的东西。


 


那些潜意识里的double standard,男性应该放下,女性更应该。If I tell you about my sex life, you'd call me a slut. But when men talk about their bitches, no one's making a fuss. 就用Lily Allen的歌词吧,性自由上的双重标准简直可笑地根深蒂固。这就是传说中的又要约炮又要处女是吧。再看教育,女博士是第三性别?男博士就是高学历的成功人士?还有最平常的用于,“别跟个女的一样”或者“Man up”。凭什么啊?多少姑娘也这么相信着,或者无意识地相信着,这些标准,自己当了受害者还不知道!


 


简单用“挣钱”和“家务”代表传统家庭观里的“外”“内”的话,那些既不做家务又不挣钱的女人和既要女人挣钱又要女人做家务的男人本质上是一个德行,他们那里只有“利”没有“权”,根本就是纯粹的利己主义,和性别无关。最可恨的就是那些把女权当成示弱的理由靠男人活的女人,她们根本不懂什么叫女权。而最可怜的就是那些矛盾的女性们,一边想要女权,一边一直被感染着那些思想,而又成了这个男女平等尚未完善的社会的牺牲者。也许我还是幼稚了,因为我觉得爱情婚姻孩子其实都是权利而不是义务,而权利,想用就用不想用就算了啊。说到底还是个人选择。 我相信的女权主义就是来捍卫自由的选择的,而不是一些所谓的conformity让我们选什么。所以别他妈的说什么“女性决断力不够不适合当高层”,也别说什么“女性的特点让她们适合持家”。自己擅长什么喜欢什么,除了每位女性自己,这些谁都管不着。 性别不平等,就是给了女性太多条条框框。


 


在此我并不是说女权主义就是多么正确和高尚,belief这个东西永远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更不是在judge任何不赞同这种对女权主义的理解,以及甚至不认同女权的人。当然大男人和小婊砸就不是什么选择了根本就是犯贱,除此我真的100%维护个人选择。写这东西让大家见笑了,可能我太小了思想这么肤浅,不过没关系,JUST WOMAN UP!


 


+. 于2015.4.13

我吹爆孔爷超好听呜呜特码头画的超好看麻薯的pv好看到爆!

啊特死

越画越难受,感觉自己好辣鸡_(:_」∠)_